Click here to » Replays.Net

| 魔兽争霸3 | 英雄联盟 | DotA | DotA2 | 星际争霸2 | 暗黑破坏神3

锐派游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7|回复: 0

天马星空的谢家勇看这里——末世仙侠传

[复制链接]

snowswake

  1. 等级:2
  2. d3
发表于 2017-7-27 14:56:31 |显示全部楼层




晚唐的几代皇帝,后宫中都有一个不同于他朝的奇怪现象,就是不立皇后,哪怕他在潜邸时候的发妻也只能封妃,最多是个贵妃。据说是因为有了皇后,皇帝寻欢作乐起来就不那么方便,接**并抚慰先帝留下来的女人也有那么一点羞羞哒。而且没有皇后也就不会有嫡长子,皇帝选太子的时候就可以择贤而立或者择爱而立。这话听起来是有那么点道理,然而理想纵然很美好很丰 满,现实却经常是灰常骨感的,事实并不总会那么如人所愿,晚唐的皇帝多半都不是由太子来继位,而是太监们,呃,那时候应该叫宦官们搓弄着立起来的。不过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皇后的确是个灰常灰常多余的东西,没有皇后,**什么都更方便。

  宦官这类人群,因为少了一点虽然个头不大但是灰常重要的零部件,乃至无法完成 人类最基本也是最伟大的一项使命,就只能把过剩的精力都放在对权力和钱财孜孜追求的偏爱上面了。因为他们少了这个重要零件,不论财产还是权力都不会有人继承,所以历代君主就给了他们更多的信任和倚重。上至春秋时候的寺人刁,下至晚清大太监李莲英,各朝各代都隆重生产了许多可以左右时局的著名宦官。大唐朝更是如此,宦官甚至还要被加封重要官职,参与朝政管理和军队作战,朝堂内外都充斥着一个庞大的没有根的奇葩群体。

  扯得有点远了哈,我们的故事就从一个大唐皇帝的非正常死亡**始,而且与宦官大有关系。唐宣宗李忱,当初也是由宦官们所立起来的皇帝,在登基前,他的封号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皇太叔!这个封号也是宦官们给的,因为李忱看起来有点白痴,宦官们觉得他可以被控制操作。在宣宗的侄儿唐武宗李炎的弥留之际,宦官马元贽等人隔绝了诸皇子,矫诏立唐宪宗之幼子、唐穆宗和唐文宗的异母弟、唐武宗的叔父、光王李忱为皇太叔,最后由他继承了侄子武宗的皇位,是为唐宣宗。这个皇帝,对满怀希望的宦官马元贽来说,同样很骨感,简直就是个噩梦。令宦官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所立的这位皇帝,只是表面上比较痴呆弱智,实则大智若愚,在后来给大宦官们吃了很多的苦头,又成为振兴晚唐、使江山社稷回光返照的一位中兴之主。唐宣宗年号大中。

  唐宣宗大中十三年八月,大明宫西北角的一处炼丹房。一大群道士和更大的一群宦官围在李忱周围,屋子的角落里,还侍立着罗才人和几个宫女。李忱身穿薄绢短汗衫,臀罩龙纹大裤衩,手执云中桃木剑,正围绕一个巨大的青铜炼丹炉不停地兜着圈子,口中还在念念有词。炼丹炉内炭火正炽,时方暑末秋初,所有的门窗却都关得严严实实的,整座屋子苦热无比,所有的人都挥汗如雨,包括这位正在装神弄鬼准备成仙的皇帝李忱。

  李忱虽然**了不少中兴之事,但他却是大唐最痴迷于炼药修仙的一个皇帝,乃至常常为此黜废政事国务,也是使得他的中兴举措半途而废的罪魁祸首。

  这一炉丹药,是由李忱亲自过问修炼的,显然大不寻常,因为这个绝密药方是一个山野隐士献给他的,山野隐士是从他师傅那里继承的,他师傅原是从一本西汉古籍里悟出来的。据说当年大汉的淮南王刘安就是用这个药方修炼成仙的,这座炽热的丹炉里的药引还是刘安的鸡犬升天后留下来的药渣。李忱用一千斤黄金和一万匹锦缎换下了这个药方和药引。黄金和锦缎跟长生相比,那根本不算东西,李忱觉得自己捡了大便宜,因此对这炉仙药十分重视,凡事亲力亲为。再有大概一个时辰,这炉仙药就可以炼成,他就可以成仙,成了真正的万岁万岁万万岁了。

  有人就问那位隐士,他为何自己不练了药去成仙,反而把这世上绝无仅有的珍贵药方和药引都**给了皇帝?那隐士说了,药引只有这么一丁点,只够一个人修仙用的,况且自己十分贫穷,终其一生估计也凑不齐其他药材的,就算能够凑齐了,他又害怕自己身份卑微,想来福薄命舛,最终把这仙药给炼废了,所以不得已,干脆就献给了陛下。这解释倒也算合情合理,总之皇帝李忱是信了。

  丹房内,皇帝和宦官道士们正忙得热火朝天。站在角落里躲避闷热的罗才人,一面扇着素纨团扇,一面捂住了嘴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正在无聊之中,她忽觉自己的手臂不知被谁给抓住了,接着她又被拖到隔壁的小耳间里,钻入了几重帘帷之中。

  “郓王殿下?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罗才人睁大了眼睛,问道。

  “我是特地来找你的。宝贝儿,你想不想我呀?”郓王李漼摸着罗才人的手,露出一副嬉皮笑脸。

  “殿下别乱说话,妾身可是你的母妃!”

  “我是吃我母妃的奶水长大的,今天,我也要吃一吃你这个母妃的奶水!”

  “去你的吧。”

  “你到底有没有想我,我可是很想你的呀!”李漼嘻嘻而笑,扑上去就动手动脚。

  “哎呀你轻点!陛下就在那边呢,会听见动静的,你的胆子也太大了!”

  “父皇正忙着成仙呢,哪里有空管我们!”

  “还有很多宦官和道士呢,万一哪个跑进来的话……”

  “不管他们,咱们快活一下是一下。”

  这边李忱正绕着丹炉挥舞木剑念念有词,那耳间帘帷中的罗才人却被郓王李漼挑 逗偷欢,春情泛滥不能自已,忍不住尖叫着呻 吟了一声。一个离丹炉最近的小宦官正在走神,被这声尖叫吓了一跳,一个趔趄撞到了丹炉上。

  丹炉被这一撞,立刻摇摇欲坠,李忱大叫了一声:“哎呀,快扶住炉子,救朕的丹药!”

  铜炉下的炭火还在熊熊燃烧着,这炼丹炉炙热无比,炉壁都烧得赤红放光,宦官们虽得了皇命,到底哪个也不敢真正伸手相扶。眼看着炉子就要轰然倒塌,这一炉唯一有仙药引的宝贵的仙药就要报废了,那个倒霉的小宦官也会跟着变成了烤鸭,李忱大急之下,也顾不及其他,唰地伸出一双肉掌,从对面撑住了倾斜的炼丹炉。一缕青烟飞起,赤色的铜炉壁也不管来人的身份尊卑,只灼得这双肉掌滋啦作响,油脂四溢,丹房里霎时充满了焦糊的烤肉味道。

  李忱发出一声凄厉悲惨的嚎叫,手掌立刻被烤得见了骨头,灼痛钻心而来,他再也扶不住这摇摇倾倒的青铜炉了。另一声惨叫接连而起,却是那个肇事的罪魁小宦官发出来的。倒霉的小宦官跟着炼丹炉一起倒了下去,都砸在了李忱的身上。炭火四溅起来,炉盖摔在了一旁,半成品仙药叽里咕噜滚了一地。皇帝李忱被压在丹炉之下,瞬间变成了超大只烤鸭,只剩下一手一脚还撇在炉子外面,跟他的神经一起茫然地抽动着。

  “陛下!”宦官和道士们都吓得慌了,一起跪在地上大哭,却谁也不敢去挪**炽热的铜炉,拉出皇帝的身体,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这份超大烤鸭慢慢变得焦糊起来。

  宦官道士们正哭得声嘶力竭,百无聊赖,不知所措,忽听见一声暴喝断然响起:“你们好大的胆子!”

  诸宦官道士闻声抬头,打眼一看,却见郓王李漼从耳间中一头钻了出来,一面整理自己的衣衫,一面怒道:“好大胆的狗奴婢,你们竟敢弑君,害死父皇!”

  “郓王殿下,奴婢们冤枉啊!”宦官们跪在地上,忙解释道:“是陛下自己失了手的,不关我们的事啊!”

  “你们还敢狡辩!”李漼喝道:“分明是你们起意合谋,共同推倒丹炉,砸死父皇的!我看得清清楚楚,谁也别想蒙混过关!”

  那个不撞倒丹炉的小宦官,已经和李忱一起变成烤鸭了,再也说不出来话,也无法分辨自己是无意而并非故意弄倒铜炉,害死皇帝的,更非与其他人合谋弑君。众宦官们百口莫辩,眼看着就要大祸临头了,却见李漼噗通一声双膝跪倒,向被压在丹炉之下受烤的父皇李忱叩首连连,大声哭道:“我的父皇啊!你都没有说一句话,也还没有立下太子呢,怎么就这么去了啊!”

  正在受烤的李忱仿佛听见了儿子的话,手脚又抽搐了几下。

  一个机灵的宦官见状,忙又向李漼跪倒叩首,说道:“陛下驾崩之前,曾向奴婢们口传遗诏,立郓王漼为太子,着即皇帝位!”

  “果然如此吗?”李漼问道。

  “果然如此!”宦官们呼啦啦又跪了一地,这次都是转向了李漼。

  “可是口说无凭啊,其他皇子和众妃嫔们又怎能听信此话?”李漼说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Replays.Net (京ICP备09074210号-1)    

GMT+8, 2017-11-23 17:09 , Processed in 0.20594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Discuz! X2.5

© 2002-2012 Replays.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