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to » Replays.Net

| 魔兽争霸3 | 英雄联盟 | DotA | DotA2 | 星际争霸2 | 暗黑破坏神3

锐派游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62|回复: 1

唐善纯:“西藏”的来历

[复制链接]

hutupihuli

  1. 等级:2
  2. war3
发表于 2017-5-8 17:48:45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主题:父母最犯的五大育儿观念错误漯河新领域教育
    对…有控制权:=藏=岑陬=刹帝利=设=沙赫=苏丹=诏=
    唐善纯(南京理工大学)
    内容提要  藏语“藏”(Gtsang)与梵语 “刹帝利”(ksatriya),都来源于印欧语词根∗kthē-(对…有控制权)。吐蕃与波斯、印度早有文化交流,因此,王号中采用印欧语也在情理之中。
    **  赞神
    藏布 藏族 设 沙赫 岑陬 刹帝利 沙雅县诸王之王 苏丹 素丹 算端 速檀 锁鲁檀 苏尔坦 南诏 召树屯
    诏
    现代藏族由吐蕃、象雄、苏毗和吐谷浑4大部族相互融合而成。“藏族”一词不是自称,只是汉语的称呼,“西藏自治区”藏文为bod-rang-skyong-ljong,简称为bod-ljong。藏人认为凡**教流行之地,除蒙古外,皆统称“博巴”。他们根据天然区域分为3大部:一曰“藏巴”,即喜马拉雅山脉以北,念青唐古拉山脉以南,雅鲁藏布流域之地。二曰“羌塘”(藏语北方曰“羌”,荒原曰“塘”),即念青唐古拉山脉以北湖泊地带,为西藏高原主体,高寒干燥,有牧业;广义上的羌塘,含青海西南部。三曰“喀木”,为丹达山脉与当拉岭以东,潞(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流域,也含青海南部。
    “藏”(gtsang)成为族称,经历了一个较长的演变过程。历史上,汉文史籍中对藏族的称谓多有变化,往往将地名与称谓混用。周秦曰“戎”,汉魏曰“羌”,隋时称宝髻、附国、女国、苏毗等;唐曰“吐蕃”,宋元时期,“吐蕃”与“乌斯藏”(dbus-gtsang)二称同时使用,有时还写作“乌思藏”。后来出现的“卫藏”,也只是读音上的差异而已。“卫”和“藏”的地名最早出现在吐蕃王朝时期。“乌斯”或“卫”(dbus)指雅鲁藏布江下游、拉萨河以及雅隆河流域。雅隆河谷是吐蕃王朝发祥之地,拉萨是吐蕃王朝的首府,故称其为dbus(中心);藏地(gtsang)指雅鲁藏布江上游、年楚河流域,以日喀则为中心。
    元朝统一藏族地区,扶植萨迦派建立地方政权,同时元朝在青藏高原设立了一系列的军政机构。到元朝中期时,整个青藏高原被划分为3个行政区域:一是“朵思麻”(mdo-smad),管辖今青海省大部、甘肃省南部及四川省阿坝一带;二是“朵甘思”(mdo-khams),即吐蕃王朝时的“多康”,管辖今青海省玉树、四川省甘孜、云南省迪庆和西藏自治区昌都以及那曲专区的东部;三是卫藏阿里(dbus-gtsang  Mna-ris),管辖乌思藏(即吐蕃王朝时的“卫藏四茹”)及其以西的阿里(Mna-ris,“属地”)地区,也即是今西藏自治区所辖区域的大部。由于元代藏族被看作是西域之一,所以有时又习称藏族地区为“西蕃”,这是后来出现“西藏”一词的第一步。
    雍正二年(1724),清征服青海,**抚79个游牧部族,**始将康、卫、青海境界划清。又将康地分为2部,东部分属四川、云南,西部并卫、藏之地,赏与**,称为“西藏”。青海则归西宁镇守使管辖。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在习惯上把“卫藏”简称为“藏”,还出现了“前藏”和“后藏”这种称呼。“前藏”指dbus;“后藏”指gtsang。
    “西藏”作为地名,史书中最早见于清康熙二年(1663)。在记述第四世班禅罗桑却结坚赞圆寂后,康熙皇帝派专人前往后藏致祭一事中提到的。雍正时期,朝廷在西藏正式设立驻藏**事机构,并设“驻藏大臣”一职。辛亥革命时期,始正式有“藏族”的说法,但藏族本身并不这样自称。
    其所以称“藏”,实来源于后藏人的称呼“藏巴”,而“藏巴”又是对以日喀则为中心的雅鲁藏布江上游、年楚河流域人群的称呼。如此,则“藏”即雅鲁藏布江(Yarlung
    gtsangpo)的“藏布”(gtsangpo)。Yarlung
    gtsangpo在古代藏文中的意思是“从最高顶峰上流下来的水”。很明显,yar来自突厥语,指险峻的悬崖绝壁;新疆干燥地区风蚀地貌“雅丹”(意为“具有陡壁的小丘”)的“雅”就是yar的音译。lung是“河谷”的意思。马学良说,gtsangpo含义就是“江河”(《汉藏语概论》);有人说“藏”意为“圣洁”(《中外史地知识手册》第503页),王建辉亦说“藏”有“圣洁”之意(《中国文化知识精华》,湖北人民出版社,1901),任乃强引《西康图经》、《续文献通考舆地》亦说,藏语“藏布”,还含有“清洁者”之义,“藏(Gtsang)之义为净”。
    “藏布”(gtsangpo)现在用作对江河的称谓,但藏语中对“河”的称呼是ʨhu,不是“藏布”(gtsangpo),这就告诉我们,“藏布”(gtsangpo)的本义不是江河,而是另有含义。只是雅鲁藏布(Yarlung
    gtsangpo)的名声太响了,“藏布”(gtsangpo)才被引申来泛指河流的,《汉语外来词词典》也持如此观点。
    被称之为“地球第**”的青藏高原,地貌奇异,水资源丰富。黄河、长江以及澜沧江、怒江、雅鲁藏布江、印度河等大江都源自这个高原。这里遍布高耸的雪山、巨大的冰川、大面积的湿地、上千个不同规模的湖泊。据统计,仅西藏地区的地表水资源总量约3548亿立方米。这充足水源在灌溉下游广阔领域内的万顷良田、草原、滋润着万物的同时,那“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气势,也给人留下了强烈的印象,怪不得要以Yarlung
    gtsangpo(“从最高顶峰上流下来的水”)来命名雅鲁藏布江了。所以“藏”(gtsang)一词,必然有威严可怖的含义。它与西藏笨教神灵中地位较高的神“赞”(Btsan)**密切。
    藏民族认为雪域藏地的崇山峻岭、大江地莽原的守护神是天上的赞神和地上的年神,他们经常骑着风马在雪山、森林、草原、峡谷中巡视,保护雪域部落的安宁祥和,抵御魔怪和邪恶的入侵。赞神也有多种,如地赞、天赞、岩赞等等。赞神的一大特征是与灵魂崇拜有关,许多冤死的、不屈的灵魂变为赞神,如拉萨东郊扎耶巴佛窟群的保护神,为吐蕃著名的僧相章卡贝吉云丹死后变成的。西藏曲水地方的赞神丹巴泽凌,生前是铁匠。赞神的特征是同红色紧密相关,赞神的形色属于红色,住处也是红色的山或悬崖。因此一般把红色的山崖视为赞神的住处,即这些山的山神属于赞神系统。苯教把宇宙分为天、人、魔3层境界。认为天为上界,是天神“赞”的居所。吐蕃时期的王号“赞普”,“其俗谓强雄曰赞,丈夫曰普”。“赞普”的“赞”btsan,无论就音、义分析,均与“赞神”btsan一致,当为同一来源。罗广武说:“赞普是藏文译音,最早为原始崇拜中的一种精灵,苯教徒也把它视为九大教义之一。后转为统治者自称,在吐蕃诸王中多以此字为名”(《简明西藏地方史》)。
    在西藏高原,但凡有人到的地方,都竖插着或顺挂着风马经幡。在莽原野岭高悬彩色经幡,以示对山神“赞”的虔敬与祈祷。经幡简直是漫山遍野,遮天蔽日。这些经幡和风马旗在高原的劲风中猎猎地飞扬,哗哗地飘荡,如同搭起一张张梯子,一道道桥梁,联结着天与地、人与神、今生与来世。“赞”(Btsan)住在天空。其形象为猎人,常以乱箭射人。霍夫曼在《西藏的宗教》中描写赞神:“它们象野蛮的猎人,红色,穿着盔甲,骑着淡红色的马,在它们的王子率领下巡游,谁要是不幸在山里碰上了它们,将被它们的乱箭射穿,得一重病而死。”又说,赞神是很凶恶的神,形体如牛、马、猪等。
    在藏语中“赞”(btsan)字面意思为雄强,也含有庄严可怖、威力无穷的意思。实际上该词来源于印欧语词根kthē(对…有控制权)。《格萨尔》的主人公“格萨尔”这一名字的来历和含义,历来是个有争议的问题。《藏汉大辞典》里说,格萨尔有两个意思:(1)花蕊,果须;(2)药用植物名,叫蕺菜,土名折耳根。另一种意见认为格萨尔是古藏语,它有两种含义:(1)花蕊;(2)得势、发家、发迹的意思。还有一种解释是:突然变得聪明、睿智。石泰安在《藏族格萨尔王传与演唱艺人研究》一书中,用很长的篇幅探讨了格萨尔一词的来历及其含义。他认为格萨尔是“恺撒”的变音。他认为,各民族史诗的英雄用相同的名字,在古代是一种普遍现象。没有任何资料可以确切地说明,罗马恺撤的军威是怎样来到藏人中间的,从新疆这条通路似乎是可能的,无疑也是由粟特教士和商人一直传到了土耳其斯坦与中国的。他为藏文版《格萨尔》撰写的《引言》中,又重申了这一观点,指出:“可以肯定格萨尔最初是希腊而后又是突厥语中Kdisd(国王或皇帝)的另一种写法。”
    恺撒(Gaius Julius
    Caesar,前100-前44),罗马共和国末期的政治家。公元前49年,集大权于一身,实行**统治,尊号为“Dictator”,意为“**官”。公元前44年,恺撒被推举为终身**官。有些人看出,恺撒的权力愈来愈大,总有一天会戴上皇冠的。因此,他们组织了阴谋集团,决心除掉他。公元前44年3月15日,元老院举行会议。恺撒单身一人来到会议厅。众人一拥而上,用短剑刺向恺撒。Caesar来源于caesus(切,割,刻,打,杀戮,祭);同源词有caedes(割,砍,屠杀,谋杀),saedo(砍,打,杀戮,献祭)。恺撒的最后结局应证了他名字的内涵。
    恺撒死时58岁,死后被按照法令列入众神行列,被尊为“神圣的尤利乌斯”。凯撒是罗马帝国的奠基者,故被一些历史学家视为罗马帝国的无冕之皇,有凯撒大帝之称。影响所及,有罗马君主以其名字“凯撒”作为皇帝称号其后,1871-1918年之德意志帝国“凯撒”(Kaisar)及俄罗斯帝国君主“沙尔/沙”(shar)亦以此作为皇帝称号。格萨尔名字可能也来源于此。
    西藏佛教史记载,印度释迦族支系勒赞吉因罪逃至赞塘,当地牧人见他相貌庄严,举止文雅,以为天神下降,于是用肩当轿子把他迎回,称之聂赤赞普。这是一些佛教徒为扩大佛教的影响,臆造出的说法。藏族源于印度王族说将赞普世系与释迦王族挂钩,主要出现在佛僧史著中,是出于尊佛、崇佛,是以宗教感情代替历史事实,因而是靠不住的,但藏族文化曾受到印欧语影响是不言而喻的。
    从血缘上说,藏族主体是古羌人的后裔,西藏文明属于华夏文明的一部分;但从地缘上说,从一**始就介于西南部的印度文明(或南亚文明)、西北部的中亚文明和东部的中原文明这3大文明的包围和交接之中,并在其早期发展过程中,始终同这3大文明发生着密切的**与交汇。庞光华说:“藏民族在与汉民族分化以后地处西戎,与西域其他各族有众多的文化交流,包括与西域的一些印欧民族的接触和交流,非处于民族文化幽闭和孤立的状态,其语言文化不可能没有变异,甚至会有非常大的变迁,如同隋唐时代的日本语言和文化在汉文化的影响下所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样。另外,公元前两千年左右,雅利安人在中亚的大规模的征服行动难道对西域及西羌民族会没有一点影响吗?这有待于今后学术界的研究”(《论汉语上古音无复辅音声母》)。至迟在公元前4世纪,西藏高原范围内逐渐形成了3个势力较大的部落联盟,它们分别是象雄、雅隆和苏毗。象雄与西亚**密切,受古波斯琐罗亚斯德教(祆教)的影响很深。象雄的都城为琼隆银城,即今天阿里扎达县境内的琼隆,曾一度拥有以西藏北部和西部为中心的非常辽阔的疆域,并成为西藏传统宗教苯教的大力推行者。从苯教有关宇宙起源的论述来看,它显然受到古波斯琐罗亚斯德教(祆教)的“善恶二元论”和摩尼教“二宗三际说”的影响。祆教在纪元前已盛行于西亚一带,今天的伊朗、印度还有这一教派的信徒。从象雄文字中能找到许多与古克什米尔语、古旁遮普语和古梵语相似或近似的词。比如,据苯教典籍记载,苯教的始祖东巴辛绕来自象雄西部的“达瑟”,这个词就可以与《吠陀》经文中的“达萨”Dasa或“达休”Dasyu勘同。这是被入侵的雅利安人视为敌对的民族。
    包围在西藏北面的是塞种,西面的是波斯,南面是印度,他们都属于雅利安人,具有几乎相同的信仰,他们对西藏的影响是巨大的。T.伯罗在《早期雅利安人》中指出:“印度和伊朗还有着共同的基本宗教术语,例如,《吠陀》中的hotar意为‘祭司’,yajna意为‘献祭’,rta-为‘真理、神规’,在《阿吠斯塔》中分别为Zaotar、yasna、asa-(古波斯文为arta-)。同样,共有的专门名词也出现在政治(“统治权”,梵文中为ksatra-,阿吠斯塔文为x'sathra-),军事(“军队”,梵文为sena,《阿吠斯塔》文为haena,古波斯文为haina)以及经济(“田野”梵文为ksetra-、“可耕地”urvara-,《阿吠斯塔》文“家园”为So1thra,“庄稼”uruara)等领域中。在印度,社会阶级的划分具体表现为四种姓制度,这与伊朗的情况极为相似”(载巴沙姆主编《印度文化史》)。吐蕃前期的苯教就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从波斯传入的。这些外来的苯教领袖的到来,肯定也带来了西亚的文化,其中包括《阿吠斯塔》语x'sathra-(统治权)。
    刹帝利是古代印度四种姓之第二等,梵语作ksatriya,巴利语作khattiya,传统上为武士,是统御民众、从事兵役的种族,所以也称“王种”。其权势颇大,阶级仅次于婆罗门。《续高僧传》:“刹帝利种,隋云土田主也,由初之时先为分地主,因即号焉,今所谓国王者是也。”释迦牟尼佛的种族即属刹帝利种。刹帝利种可讽诵《吠陀》,行祭祀,但不可以教授他人、为他人祭祀,亦不可接受他人的布施。刹帝利是雅利安人的军事贵族,包括国王以下的各级官吏,掌握国家除神权之外的一切权力。最早的《吠陀》文献把刹帝利列为第一级,其次是婆罗门(僧侣或法律教师),僧侣与统治者之间长期争夺高位,斗争以婆罗门获胜告终。
    “刹帝利”(kshatriya/khattiya),意为统治者、武士;与之接近的词是kshatra(规章、统治、支配、权力;现世的权力,统治权,以别于婆罗门的精神权力),来源于印欧语词根kthē-(对…有控制权)。吐蕃时期的王号“赞普”,“其俗谓强雄曰赞”。“赞普”的“赞”btsan,无论音、义,都可与梵语
    “刹帝利”(掌握权力者)勘同,也就是说,它们都来源于印欧语词根kthē-(对…有控制权)。
    在佛教流行于吐蕃数百年以后,藏文经典中甚至出现了藏族源于印度释迦王系的说法,当然是荒谬的,
    从人种上看是不可能,但所以有这种观点,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古西藏与古印度有广泛的大规模的文化交流,古印度文化大量进入西藏,且成为官方的贵族文化。古西藏的王室贵族与南亚国家还有通婚关系,如尼泊尔的公主嫁到西藏成为松赞干布的王妃,从而使西藏的王室贵族混入了印欧人的血统。这些都是“西藏种族源于印度论”得以产生的原因。
    “藏”(Gtsang)首音与印欧语词根kthē-不谋而合。江必然也与汹涌澎湃有关,雅鲁藏布就是“从最高顶峰上流下来的水”,这与印欧语词根kthē-的含义也是吻合的。因此,“藏”(Gtsang)者,也有“强雄”之义。翻**东南亚古代史,王名、地名以梵语命名者,比比皆是。《隋书》记载:“真腊国在林邑西南,本扶南之属国也。…其王姓刹利氏,名质多斯那。”刹利指刹帝利,质多斯那是Chitrasena的音译。既然千里之外的柬埔寨能受到梵语如此影响,近在咫尺的西藏当不在话下。
    藏民族的传统文化是在本身固有的土著文化的基础上,不断吸**黄河、长江流域的古老文明,同化北方草原游牧文化和南**带河谷农业文化而丰富和发展,从而构成了一个独具特色的文化系统,他们的地名和王号中含有印欧语成分是不奇怪的。不光藏语受其影响,在波斯语、突厥语、羌语、古越语甚至汉语中,都有这个词的身影。这也是语言有同一起源的例证之一。
    在新疆发现的所谓“吐火罗语”中,有shaonano shao(诸王之王)一词,与阿尔泰语中“可汗”(汗上加汗)结构颇为相似。古伊朗的统治者也使用过shahan shah的称号,意为万王之王,王中之王。伊斯兰统治时,自称shahan shah的只有统治报达和西波斯的十叶派白益家族(Bujiden),以后塞尔柱人在呼罗珊铸造的货币上也使用过这一称号。后被伊朗巴列维王朝所沿用。shaonano shao(诸王之王)一词来源于沙(shāh)。沙(shāh),是波斯国王的尊号,或译“沙赫”、“设”。直至近世波斯王仍称“沙”。突厥人统治波斯、伊斯兰统治印度时也采用过这一称号。新疆沙雅县(Xayar)的名称中的“沙”(Xa)就来源于shāh。沙雅县位于塔里木盆地北部、渭干河绿洲平原的南端,曾有过辉煌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龟兹土著、匈奴、羌人、柔然、吐蕃、突厥、蒙古、回等在此留下生活足迹。汉为龟兹国地,隶西域都护府。隋唐间为沙雁州,唐属龟兹都督府。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置沙雅尔回庄,属库车**事大臣,后属库车直隶厅。光绪二十八年(1902)设沙雅县,隶库车直隶州,属阿克苏道。1949年后,隶属阿克苏专区、阿克苏地区。沙雅是维吾尔语“沙雅尔”的转音。沙,“部落长”之谓;雅尔(yar),“体恤”之意,沙雅:即“首领对其部下爱抚”。从它们的原始形式比如祆教圣经《阿维斯塔》中的khshtra、乌孙王名 “岑陬”(上古音dʒĭəm-tso)来看,“沙”一词也源于印欧语词根ĸthē(对…有控制权)。
    在突厥语中,该词变为šad,译称设、杀、察、煞、失等,是突厥的高官,其职务在《周书》中有明白注释:“别部领兵者谓之设。”《新唐书突厥传》作:“其别部典兵者曰设。”突厥实行分封制,“可汗恒处于都斤山”,由可汗直接统治的领土只有一小部分,而其他地区分封于子弟或由可汗派遣官员统治。设是管理这些分封地区军事的专门官员,是突厥统治集团中除可汗外最重要的军事官员。因设统领大军,关系重大,因而多由阿史那族人担任,武德二年,始毕可汗以“子什钵幼,不克立,以为泥步设,使居东偏,立其弟俟利弗设,是为处罗可汗”,“颉利始为莫贺咄设,牙直五原北”。可见,设是由可汗子弟担任的高官。有一例更可说明担任设者非可汗子弟不可,“思摩者,颉利族人也。始毕、处罗以其貌似胡人,不类突厥,疑非阿史那族类,故历处罗、颉利世,常为夹毕特勒,终不得典兵为设”(《新唐书突厥传》)。
    设的职能在史料记载中为“别部典兵”,但事实上设的职能并不止于此。“登利从父分掌东西兵,号左右杀,士之精劲皆属。可汗与母诱斩西杀,夺其兵,左杀惧,即攻登利可汗,杀之”(《新唐书突厥传》)。《通典边防》记载,武则天圣历二年,“默啜立其弟咄悉匐为左厢察,骨咄禄子默矩为右厢察,各主兵马二万余人。又立其子匐俱为小可汗,位在两察之上,仍主处木昆等十姓兵马四万余人,又号为拓西可汗。”察即为设。故从这条史料中可以知道设并不只是“别部典兵者”,他有时也是中央军事的主要掌控者。
    贞观九年,西突厥政权发生了一系列变化,“其国(西突厥)分为十部,每部令一人统之,号为十设。每设赐以一箭,故称十箭焉。又分十箭为左右厢,一箱各置五箭。其左厢号为五咄陆部落,置五大啜,一啜管一箭;右厢号为五**矢毕,置五大俟斤,一俟斤管一箭”
    (《通典边防》)。可见,此时的设只是划分的一个行政单位,而非原来的典兵之官了。在上述关于政权变化的文字之后,《通典》紧接着写到:“利失既不为众所归,部众携贰,为其统吐屯所袭,麾下亡散。利失以左右百余骑拒之,战数合,统吐屯不利而去。利失奔其弟步利设,与保焉耆。其阿悉吉阙俟斤与统吐屯等召国人,将立欲谷设为大可汗,以利失为小可汗。统吐屯为人所杀,欲谷设兵又为其俟斤所破,利失复得故地,**矢毕、处月、处密等并归利失。”可见,此时在西突厥内部,设(失)不但存在,而且仍是重要的典兵官员。后文继续写到,“其(阿史那步真)子斛瑟罗,本蕃为步利设,垂拱初,授右玉钤卫将军兼池都护,袭继往绝可汗,押五**矢毕部落。天授元年,拜左卫大将军,改封竭忠事主可汗,仍兼池都护。寻卒。子怀道,神龙中累授右屯卫大将军、光禄卿,转太仆兼池都护、十姓可汗。自垂拱以后,十姓部落频被突厥默啜侵掠,死散殆? D怂骢尥沉咄蛉耍憔幽诘兀魍回拾⑹纺鞘嫌谑撬炀!薄锻ǖ洹分兴窃刂魍回拭鹜鍪奔渌溆幸晌剩钡酵回拭鹜觯枞允俏魍回手匾牡浔俚蔽抟梢病?
    突厥语šad传入阿拉伯语,变为sulţān(苏丹,素丹,算端,速檀,锁鲁檀,苏尔坦),是部分伊斯兰教国家君主的称谓。原意为“力量”或“权柄”,引申为“君主”或“统治者”。9世纪阿拔斯王朝的突厥近卫军长官即有此称号。11世纪,中亚伽色尼王朝统治者马哈茂德(Mahmud,998-1030)被阿拔斯王朝哈里发赐予“素丹”,是用作国家统治者称号之始。以后哈里发常将此头衔授予帝国辖境内的各地君主,遂为穆斯林国家广泛使用,成了伊斯兰国家统治者的称号。13世纪末,土耳其人建立奥斯曼帝国,其统治者亦称素丹。13-16世纪初和1914-1922年的埃及、阿曼等国家的历代统治者,也采用素丹的称号。有些伊斯兰国家,亦称为素丹国,如桑给巴尔素丹国、文莱素丹国等。中国新疆信奉伊斯兰教的察合台后王中,也有称素丹者。1923年土耳其宣布废除“素丹”称号。
    该词在古羌语中为“王”、“主”的意思。出身氐人的前秦苻坚也被关中之人称作“苻诏”,《晋书苻坚载记》:“坚强盛之时,国有童谣曰:‘河水清复清,苻诏死新城。’”又《晋书桓玄传》:“玄左右称玄为桓诏,桓胤谏曰:‘诏者,施于词令,不以为称谓也。汉魏之主,皆无此言,唯闻北虏以苻坚为苻诏耳。’”所谓诏,意即大首领、大酋长。氐人一向与羌人并称,后南下,是许多西南民族的祖先之一。则诏的意义,即氐族语“王”,云南西洱河部族亦用之,其语源当相同。8世纪前后,在云南哀牢山北部和洱海地区,融入了不少氐羌人成分的白蛮、乌蛮等族建立之政权被称作蒙舍昭、邓赕诏、越析诏、蒙诏、浪穹诏、施浪诏。“六诏”中的“蒙舍诏”的首领皮罗阁在公元783年统一“六诏”,建立了以彝族为主体,包括白、纳西等族在内的“南诏”奴隶制政权,并由唐朝册封为“云南王”。诏的意义,或说“诏”为白语zou(引领)的引申,凡酋长、头领统治的部落、部族、部族联盟或已具有国家职能的政治实体,都可以称为诏(人民大学《中国地理》资料1984年1期第120页);或说“先时南蛮六部不相臣服,天子(唐朝)每有恩赏,各颁一诏,呼六诏”([唐]卢拟《成都记序》)。两说皆误。《新唐书南诏传》已明言“夷语王为诏”,所谓夷语,即氐羌族的语言,意即大首领、大酋长。氐人一向与羌人并称,后南下,是许多西南民族的祖先之一。
    在古越语中,称盐官为“朱馀”。“朱”在古越语中则是“官”的意思。朱,可比于壮语ɕaɯ³(主人)、tɕau³(主人),傣语tsau³(官)、泰语chao(主),该词一直沿用到现代。建立暹罗之泰人也称其王为“诏”(Chao)。傣族民间叙事长诗《召树屯》故事讲述勐板加王子召树屯(tsau³su¹thun²)出猎时,在金湖遇到勐董板公主7人披孔雀衣,远飞来此澡? U偈魍偷蒙窳缘眯」髂瓤兹敢拢蛊湮薹ǚ煞怠U偈魍陀肽认喟⒔嵛蚋尽?姊惊飞回家,告以小妹被捉事,孔雀王怒,发兵征勐板加。召树屯出征,摩古拉诬娜为不祥之物,欲杀之以祭鬼。娜要求临终着孔雀衣一舞,于是得以飞返孔雀国勐董板。召树屯胜利归来不见爱妻,愤而追寻娜,历尽千辛万苦始达孔雀国,经过国王叭团的考验,夫妻终于团圆。故事反映了召树屯与娜的忠贞爱情,反映了傣族人民的古代生活与思想感情。同一个类型故事也流传於许多亚洲国家。如泰国叫《素吞与娜》、老挝叫《素吞波别》、印度叫《树屯和曼诺娜》等。在我国西藏叫《诺桑王子》。《召树屯》属于天鹅**型故事,最早记载于印度文献《百道梵书》(前107世纪)中,故事中的人物则可上承到《梨俱吠陀》。它是印度最有影响的神话故事之一,一些最重要的梵语文学作品均涉及它,在于阗文献中也发现了此故事。作为“天鹅**型”故事异文之一的傣族长诗《召树屯》,渊源于佛教说出世部和说一切有部的律藏文献,主要人物与情节通过南传佛教的路线从泰国流播到西双版纳。中原地区作为此故事的次级传播地之一,对诗歌情节也有一定的影响。tsau³su¹thun²,有人说意为勇敢的王子,有人说意为山野猎人之王,差异较大,su¹thun²似应追溯到梵语suta(儿子),但tsau³,就是“王”的意思,则是肯定的。
    另外,古羌语“诏”、古越语“朱”对汉语的影响源远流长,以至成了汉语最基本的词汇,并产生了“照”、“昭”、“主”等同义词。汉语“诏”指皇帝发布的命令。但秦以前并无此义。《说文》:“诏,告也。”《庄子盗跖》:“为人父者,必能诏其子。”秦代始以诏作为皇帝命令的专称。《史记秦始皇本纪》:“命为制,令为诏。”武则天67岁时,准备直接称皇,凤阁侍郎宗秦客改造了12个汉字进献给武则天,“照”改为“”,从日,从月,从空,武则天下令天下通用,并自名“”,认为她就象太阳、月亮一样,从空中照耀大地。她还认为“诏”与“”同音,下令改“诏书”为“制书”。实际上,“”也有“王”这一层含义。
    作者简介:唐善纯(1944-),1968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长期从事中国传统文化研究,出版有《中国的神秘文化》、《华夏探秘》等学术专著,获得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本文为其新作《语言学视野里的大东亚文化圈》第六编《塞种:丝绸与玉石之路》之一部分。孜孜不倦二十载,不畏先生嗔,却怕后生笑也。
    Email:shilantang@163.com

nacs

  1. 等级:3
  2. war3
发表于 2017-5-25 11:31:11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啊
引用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Replays.Net (京ICP备09074210号-1)    

GMT+8, 2017-9-25 08:49 , Processed in 0.37465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Discuz! X2.5

© 2002-2012 Replays.Net

回顶部